兔 William 兔

不想当班主任的兔子🐰

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

课间收到一张纸条,上面写着班里两个小孩儿要结婚


结果……


女孩儿哭着跑过来和我说


“老师,我不和他结婚”


男孩和我说


“老师,我们都分手了,我不和她结婚”

开启新阶段❤️

其实,怀念的不止是他们


还有当时的欢声笑语


以及能日日见到他的日子

【老九门】【启月】——我在北平等你回来

“我在北平等你回来”

 

那是我和启山说得最后一句话,那时的我怎么会想到那时我们的诀别,我听他的话离开了长沙,回到了北平,北平的战事也很吃紧,可比起长沙那些年,再加上有新月饭店的保护,我也算过了相对安稳的日子。离开启山后的每一天,我总是夜不能寐,本来自己的身子就不好,如今又生在这乱世,丈夫保家卫国,父亲在敌后帮忙运物资,我守者这新月饭店,终于我的身子禁不住这消耗与摧残,即便八爷特意从长沙带来了珍贵的药物,我依旧没有明显的好转。在我离开的那个晚上,小葵和八爷陪着我,最后我只留了一句话,拖八爷告诉启山

 

“做他的女人,我不后悔”

 

我不知道这句话有没有带给启山,我只知自己化作一缕魂魄再次回到了熟悉的长沙,在那里没有他张启山的身影,我去了很多地方,也见证了他们的胜利,看了那么多悲欢离合,只有他我寻不到,最后我还是回到了北平。

 

看着北平改成了北京,看着北京见证了那么多历史,看着国家的复兴

 

“启山,这也是你所希望的吧”

 

再后来新月饭店不再拥有当年的辉煌,九门提督也成了历史上轻轻的一笔。我们的故事全部被画上了句号,那些传奇,那些故事,还有多少人记得,谁又能知道。天地恒常,唯人不能长久,这么多年看到的,听到的,都足以成为我心中最好的记忆,也许是时候该彻底离开这里,去我该去的地方。只是,我还想等等他,我等了他70多年,他该回来找我了

 

“新月,我来接你回家”

 

身后是他的声音,这个声音我一直期待着,可我知道他不在身边,我无数次的幻听,幻想,给了自己那么多机会,可结果都是希望换做失望。

 

可我还是想再看看,哪怕是最后一次

 

当我转过身,我真看到了启山,依旧是当年的模样,他牵着我的手回到了长沙,回到了那座大佛前,他没有骗我,他把我接回了家

 

只是回到了长沙

 

这一切全部结束了


莫再忆

那是孤独的伤

是沉默

是彷徨与无助

 

周围的欢笑总是刺耳

泪水是无声的

他们看不见

他们看到的只有我的狼狈

 

我无数次的逃避

躲不开囚笼似的教室

我无数次想离开

可谁曾在意我的想法

 

阳光透过窗户洒在身上

仲春时节

我为何还是寒涔涔的

哦,他们又来了

 

衣服上有了可爱的涂鸦

书包里多了几只可爱的动物

新买的课本又丢失了几页

这是他们今日的快乐

 

明日的他们又想给自己带来怎样的快乐

那是我日夜思考的问题

谁还曾在意过我

怎么没有?是漠视,是冷淡,是无情,

还有经典的那句

“你怎么不想想是自己的问题?”

 

后来啊

他们不再以我的痛苦为乐

我究其原因

原来是为了备战中考

 

多么讽刺

好学生的心也是如此

他们可以瞬间伪装

只有我了解全程

 

再后来

面对那栋楼的时候

“那不是你的初中吗?”

“是嘛?那不是囚笼吗?”

 

【贤华】—— 武馆里的秘密

自从秦霄贤去录制武馆节目后,何九华见秦霄贤的日子就愈发少了。对于何九华来说,武术那一套他完全不陌生,自己从小在胡同院子里长大,胡同院子里什么样的人没有,有当年的八旗后代,更有归隐在闹市的“侠客”,何九华见得多了,该学的也曾学过,舞剑和咏春便是其中的两项,如果不是后来去了中传,说了相声,现在的何九华很有可能靠这两项名扬天下。

 

秦霄贤在录制节目的间隙回了几次家,每次回家身上总是添着新伤,何九华看着他身上的这些伤心疼不已,涂药的动作也瞬间柔和了许多。那动作很轻柔,轻柔到像一片羽毛掠过,搞得秦霄贤心里也痒痒的,他很想让时间就定格在此刻,可如今的他哪有之前那般逍遥自在,于是略带不满的说道

 

“华儿,你还是下手重点吧,这样温温柔柔的我一点儿也不想去工作了,想想那些凶神恶煞我就害怕”

 

“这伤是谁弄得,还记得吗”

 

“还有谁,就是我昨天和你视频的时候,站在我旁边阴阳怪气的那位”

 

“我是奇怪,他和你无冤无仇的,何必下手这么重”

 

“我也奇怪,我们在对打的时候他下手明显和以往练习时的力度不一样,录制中间还中断了一次,因为编导都看不下去了,深怕我毁在他手上”

 

“行,我知道了”

 

“什么”

 

“没什么,明天我去探班可以吧”

 

“可以啊,不过明天还是和那个人一场,我不想让你看我狼狈的样子”

 

“无论你怎么样,在我心里都是英雄的模样”

 

听到这句话,秦霄贤心里只觉得温暖了许多,受伤又有什么要紧,身边有一个何九华对他而言就足够了。只是他能感觉到现在的何九华和之前不太一样,几句话看似云淡风轻,却总有中暗潮汹涌的感觉,秦霄贤说不出来这其中的种种滋味,只觉得事情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第二天节目录制,何九华趁着没人的时候进入了摄影棚,对他而言这里最熟悉不过,即便参与录制的人不是他,他也清楚棚内的设施摆放,以及人员安排。何九华没有去找秦霄贤,而是来到了私人休息室,找到了那个把自家小孩儿搞得一身伤的那位。

 

没有敲门,没有礼貌,何九华径直走到那人的休息室,那人正和自己的女友温存,面对何九华突如其来的闯入有些措手不及,本以为是自家不长眼的助理,看清来人有些错愕亦有些惊讶,他对何九华的印象只停留在那通视频上,毕竟他连德云社都没去过,更何况是相关的艺人,当初听到秦霄贤的名字他还百度了几次,美名其曰“知己知彼 百战百胜”,实则是为了掩盖自己的无知。看着眼前的人,他诧异又觉得有些讽刺,刚刚错愕的神态立马变成了鄙夷,在他看来,txl就是最恶心的。搂紧身边的女友,摸着对方的小脸,挑衅的说道

 

“论这滋味,还是男女之情要有滋味的多,我可没有那些歪心思”

 

“歪心思,这话是不是有失偏颇”

 

“是不是,你自己心里有数”

 

“我自然有数,现在请你的女人出去”

 

“做什么,我的女人只能听我的话”

 

“那就麻烦你让你的女人出去吧”

 

那人恋恋不舍得松开自己的女友,女孩刚出门,何九华就把房门悄悄锁上了。顷刻间,屋内传来了撕心裂肺的吼叫声,女孩儿在外边焦急的想进去查看男友的情况,可锁上的房门让她束手无措。无奈之下只好去找编导帮忙开门,摄影棚的结构有些复杂,等女孩儿找到编导的时候已经过去五分钟的时间,当她心急的将人们带到休息室,休息室的大门已经打开,里面的人却已经被打的鼻青眼肿,连站立都不稳。

 

屋外的人们看到这一幕,是又可怜他又想笑,毕竟这位从来不给工作人员好脸色,如今却被人打成这样,也算是因果轮回的报应。

 

至于在化妆间的秦霄贤,看到了他心心念念的华儿带着奶球和烤冷面来探班,在其他人眼中此时的何九华像一个小媳妇儿一般,等待着自己的另一半下班回家。

 

可只有秦霄贤看到了何九华眼睛里隐藏的狠厉

 

他知道

 

刚刚有个不长眼的

 

被四九城的何健收拾了

 

……

 

 


【贤华】—— 承诺

此文算旧文了,先让我把库存发完吧

 

题记

 

我从未轻易许下承诺,一旦承诺便是一辈子的信念,你于我而言,不仅是信念,更是今生今世的坚守,我庆幸自己当初的那份勇敢,否则错过你是今生最大的遗憾。

 

那日,是我看到他们今年的第N次争吵

 

“我都说了,这里必须使用这个包袱,你应该这样去翻,你为什么总是记不住还和我唱反调”

 

“你真觉得这个包袱设计的好吗”

 

“怎么,你怀疑我的能力”

 

“我什么时候这么说了,只是问问而已,师父说过包袱的设计不仅要严谨还要预想观众的反映效果,你这个包袱,但凡没上过大学的人都听不明白”

 

“观众不就喜欢这个吗”

 

“可也要考虑其他观众啊,常听我们相声的观众会好接受些,可其他人呢”

 

“够了,你最近怎么总是揪着这些不放,有意思吗”

 

“我揪着这些不放,你忘了那天师父的脸有多黑吗”

 

“别拿师父压我,你能演就演,不能演就换人”

 

“你”

 

“怎么,我说错了,你自己好好想想”

 

……

 

后来,他们被周九良分开了,好在那天孟哥不在剧场,不然这事儿没那么容易处理和解决。当天的演出是换队表演的,何九华和我,尚九熙和二哥,九香和九泰,总之那天的队伍是想不到的搭配,还好演出效果极佳,师父最后怪罪的时候并没有因演出效果不好而过多指责我们,只是让我们把班规背了多次,一人多挨了几个板子。

 

那天晚上我们的心情都不好,孟哥提议大家去哪里坐坐,好好说说今天的问题,去的路上大家都闷闷不乐,毕竟犯错的人不是我们,而是具有针对性的,那几个板子谁都不服气,可其中一位当事人却不以为然,甚至觉得这事儿是我们其中一员故意闹大的,我们谁都不愿和他多说什么,只是看着何九华惆怅无奈的样子,我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

“别气,这不有我呢”

 

“怎么,你和我搭档啊”

 

“今天的效果不是很好吗”

 

“那倒是”

 

“所以你放心,如果他真有拆搭档的心思,我和你搭”

 

“那九香怎么办”

 

“对,还有九香爸爸”

 

“九香听见还要气死呢”

 

“反正你放心,我不会让你落单的,大不了我们说群口”

 

“行,有你这句话就足够了”

 

在何九华看来,这也许就是简简单单的一句玩笑,可我却把它当做了承诺。我记得那晚大家都很严肃,酒更是一箱一箱的送上桌,借着酒劲儿,他对我们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何九华,我告诉你,这个相声你能说就说,不能说就换人,我不缺搭档,更不缺粉丝,你自己好好想想,你是个捧哏,没有我这个逗哏,你能混多好,你不要觉得自己有多好,没有我你这枝绿叶起不到任何作用,你还和我闹,还和我发脾气,你想过后果吗,我不吃亏,反倒是你,也许到头来什么都没有”

 

“尚九熙,就冲你这句话,我裂穴”

 

“何九华,你可想清楚了,你和我还有专场没开呢”

 

“我自然是想清楚了,等工作全部结束,就是你我分道扬镳之日”

 

“到时候别来求我就行”

 

“你放心,我不吃回头草”

 

果然,何九华没有食言,在他们的工作全部结束后彻底和尚九熙断绝了往来。那几日他的日子并不好过,铺天盖地的黑评压抑着他,我们都奇怪尚九熙是怎么让网友都相信他是那个受害者,我们很想替他说些什么,可何九华却觉得没有必要,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

 

“就当是我欠他的”

 

听完这句话,我去玫瑰园找了师父,和师父提议合作的事情。这个时候谁参与了谁也会受到伤害,师父不希望我们任何人受到伤害,这几年因为德云社树大招风,我们每个人都曾受到伤害,现在师父尽全力保护着我们,奈何世间纷纷扰扰,谁也逃不开。

 

“孩子,你真的想好了,现在搭档可是会被骂的”

 

“师父,我怕被骂吗,从停演到现在,什么时候清静过”

 

“所以,孩子啊,师父不想委屈你了”

 

“师父,这事儿放在我身上,我能承受,用大爷的话就是,抓住一个可劲儿霍霍就行,别一扫一大片,不是每个人都能受得了委屈,更何况是和自己无关的委屈”

 

“你倒是看得开啊”

 

“看不开,看得开又有什么区别,既然承受了一切,就承受到底”

 

“我明白,你放心,我也会护你们到底”

 

“谢师父”

 

从师父的书房走出来,我看到了在门口等待的辫儿哥,辫儿哥看着我欲言又止,满眼都是心疼,我淡淡一笑,随即说道

 

“放心,都会好的”

 

“何必呢”

 

“这不是应该的吗”

 

“傻孩子,有我呢”

 

“你把自己照顾好啊”

 

“有需要,我给你撑着”

 

……

 

回到家的晚上,我们几个按要求发了微博,如大家所料,黑评一波接一波,唯独尚九熙可以独善其身,这个一刻大家都明白了,从一开始这就是陷阱,他唯独就是想知道,我们会不会跳下去,他算准了我们重情义,也算准了我们的义无反顾,可他不明白的是,我的这份情谊早已不是最初的那份师兄情。

 

“旋儿,是你和师父说的”

 

 

“嗯”

 

“何必呢,真是个傻子”

 

“是啊,傻子一直记得答应过你什么”

 

“这也许会毁了你,你想过吗”

 

“没有,因为我只记得要保护你,其余的我不在乎那么多”

 

我年龄小,可我却有应有的担当,你也可以笑我傻,谁让我遇见你之后就再没有理智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