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 William 兔

不想当班主任的兔子🐰

辣辣


哎呀


我替你辣

【贤华】—— 武馆里的秘密

自从秦霄贤去录制武馆节目后,何九华见秦霄贤的日子就愈发少了。对于何九华来说,武术那一套他完全不陌生,自己从小在胡同院子里长大,胡同院子里什么样的人没有,有当年的八旗后代,更有归隐在闹市的“侠客”,何九华见得多了,该学的也曾学过,舞剑和咏春便是其中的两项,如果不是后来去了中传,说了相声,现在的何九华很有可能靠这两项名扬天下。

 

秦霄贤在录制节目的间隙回了几次家,每次回家身上总是添着新伤,何九华看着他身上的这些伤心疼不已,涂药的动作也瞬间柔和了许多。那动作很轻柔,轻柔到像一片羽毛掠过,搞得秦霄贤心里也痒痒的,他很想让时间就定格在此刻,可如今的他哪有之前那般逍遥自在,于是略带不满的说道

 

“华儿,你还是下手重点吧,这样温温柔柔的我一点儿也不想去工作了,想想那些凶神恶煞我就害怕”

 

“这伤是谁弄得,还记得吗”

 

“还有谁,就是我昨天和你视频的时候,站在我旁边阴阳怪气的那位”

 

“我是奇怪,他和你无冤无仇的,何必下手这么重”

 

“我也奇怪,我们在对打的时候他下手明显和以往练习时的力度不一样,录制中间还中断了一次,因为编导都看不下去了,深怕我毁在他手上”

 

“行,我知道了”

 

“什么”

 

“没什么,明天我去探班可以吧”

 

“可以啊,不过明天还是和那个人一场,我不想让你看我狼狈的样子”

 

“无论你怎么样,在我心里都是英雄的模样”

 

听到这句话,秦霄贤心里只觉得温暖了许多,受伤又有什么要紧,身边有一个何九华对他而言就足够了。只是他能感觉到现在的何九华和之前不太一样,几句话看似云淡风轻,却总有中暗潮汹涌的感觉,秦霄贤说不出来这其中的种种滋味,只觉得事情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第二天节目录制,何九华趁着没人的时候进入了摄影棚,对他而言这里最熟悉不过,即便参与录制的人不是他,他也清楚棚内的设施摆放,以及人员安排。何九华没有去找秦霄贤,而是来到了私人休息室,找到了那个把自家小孩儿搞得一身伤的那位。

 

没有敲门,没有礼貌,何九华径直走到那人的休息室,那人正和自己的女友温存,面对何九华突如其来的闯入有些措手不及,本以为是自家不长眼的助理,看清来人有些错愕亦有些惊讶,他对何九华的印象只停留在那通视频上,毕竟他连德云社都没去过,更何况是相关的艺人,当初听到秦霄贤的名字他还百度了几次,美名其曰“知己知彼 百战百胜”,实则是为了掩盖自己的无知。看着眼前的人,他诧异又觉得有些讽刺,刚刚错愕的神态立马变成了鄙夷,在他看来,txl就是最恶心的。搂紧身边的女友,摸着对方的小脸,挑衅的说道

 

“论这滋味,还是男女之情要有滋味的多,我可没有那些歪心思”

 

“歪心思,这话是不是有失偏颇”

 

“是不是,你自己心里有数”

 

“我自然有数,现在请你的女人出去”

 

“做什么,我的女人只能听我的话”

 

“那就麻烦你让你的女人出去吧”

 

那人恋恋不舍得松开自己的女友,女孩刚出门,何九华就把房门悄悄锁上了。顷刻间,屋内传来了撕心裂肺的吼叫声,女孩儿在外边焦急的想进去查看男友的情况,可锁上的房门让她束手无措。无奈之下只好去找编导帮忙开门,摄影棚的结构有些复杂,等女孩儿找到编导的时候已经过去五分钟的时间,当她心急的将人们带到休息室,休息室的大门已经打开,里面的人却已经被打的鼻青眼肿,连站立都不稳。

 

屋外的人们看到这一幕,是又可怜他又想笑,毕竟这位从来不给工作人员好脸色,如今却被人打成这样,也算是因果轮回的报应。

 

至于在化妆间的秦霄贤,看到了他心心念念的华儿带着奶球和烤冷面来探班,在其他人眼中此时的何九华像一个小媳妇儿一般,等待着自己的另一半下班回家。

 

可只有秦霄贤看到了何九华眼睛里隐藏的狠厉

 

他知道

 

刚刚有个不长眼的

 

被四九城的何健收拾了

 

……

 

 


【贤华】—— 承诺

此文算旧文了,先让我把库存发完吧

 

题记

 

我从未轻易许下承诺,一旦承诺便是一辈子的信念,你于我而言,不仅是信念,更是今生今世的坚守,我庆幸自己当初的那份勇敢,否则错过你是今生最大的遗憾。

 

那日,是我看到他们今年的第N次争吵

 

“我都说了,这里必须使用这个包袱,你应该这样去翻,你为什么总是记不住还和我唱反调”

 

“你真觉得这个包袱设计的好吗”

 

“怎么,你怀疑我的能力”

 

“我什么时候这么说了,只是问问而已,师父说过包袱的设计不仅要严谨还要预想观众的反映效果,你这个包袱,但凡没上过大学的人都听不明白”

 

“观众不就喜欢这个吗”

 

“可也要考虑其他观众啊,常听我们相声的观众会好接受些,可其他人呢”

 

“够了,你最近怎么总是揪着这些不放,有意思吗”

 

“我揪着这些不放,你忘了那天师父的脸有多黑吗”

 

“别拿师父压我,你能演就演,不能演就换人”

 

“你”

 

“怎么,我说错了,你自己好好想想”

 

……

 

后来,他们被周九良分开了,好在那天孟哥不在剧场,不然这事儿没那么容易处理和解决。当天的演出是换队表演的,何九华和我,尚九熙和二哥,九香和九泰,总之那天的队伍是想不到的搭配,还好演出效果极佳,师父最后怪罪的时候并没有因演出效果不好而过多指责我们,只是让我们把班规背了多次,一人多挨了几个板子。

 

那天晚上我们的心情都不好,孟哥提议大家去哪里坐坐,好好说说今天的问题,去的路上大家都闷闷不乐,毕竟犯错的人不是我们,而是具有针对性的,那几个板子谁都不服气,可其中一位当事人却不以为然,甚至觉得这事儿是我们其中一员故意闹大的,我们谁都不愿和他多说什么,只是看着何九华惆怅无奈的样子,我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

“别气,这不有我呢”

 

“怎么,你和我搭档啊”

 

“今天的效果不是很好吗”

 

“那倒是”

 

“所以你放心,如果他真有拆搭档的心思,我和你搭”

 

“那九香怎么办”

 

“对,还有九香爸爸”

 

“九香听见还要气死呢”

 

“反正你放心,我不会让你落单的,大不了我们说群口”

 

“行,有你这句话就足够了”

 

在何九华看来,这也许就是简简单单的一句玩笑,可我却把它当做了承诺。我记得那晚大家都很严肃,酒更是一箱一箱的送上桌,借着酒劲儿,他对我们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何九华,我告诉你,这个相声你能说就说,不能说就换人,我不缺搭档,更不缺粉丝,你自己好好想想,你是个捧哏,没有我这个逗哏,你能混多好,你不要觉得自己有多好,没有我你这枝绿叶起不到任何作用,你还和我闹,还和我发脾气,你想过后果吗,我不吃亏,反倒是你,也许到头来什么都没有”

 

“尚九熙,就冲你这句话,我裂穴”

 

“何九华,你可想清楚了,你和我还有专场没开呢”

 

“我自然是想清楚了,等工作全部结束,就是你我分道扬镳之日”

 

“到时候别来求我就行”

 

“你放心,我不吃回头草”

 

果然,何九华没有食言,在他们的工作全部结束后彻底和尚九熙断绝了往来。那几日他的日子并不好过,铺天盖地的黑评压抑着他,我们都奇怪尚九熙是怎么让网友都相信他是那个受害者,我们很想替他说些什么,可何九华却觉得没有必要,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

 

“就当是我欠他的”

 

听完这句话,我去玫瑰园找了师父,和师父提议合作的事情。这个时候谁参与了谁也会受到伤害,师父不希望我们任何人受到伤害,这几年因为德云社树大招风,我们每个人都曾受到伤害,现在师父尽全力保护着我们,奈何世间纷纷扰扰,谁也逃不开。

 

“孩子,你真的想好了,现在搭档可是会被骂的”

 

“师父,我怕被骂吗,从停演到现在,什么时候清静过”

 

“所以,孩子啊,师父不想委屈你了”

 

“师父,这事儿放在我身上,我能承受,用大爷的话就是,抓住一个可劲儿霍霍就行,别一扫一大片,不是每个人都能受得了委屈,更何况是和自己无关的委屈”

 

“你倒是看得开啊”

 

“看不开,看得开又有什么区别,既然承受了一切,就承受到底”

 

“我明白,你放心,我也会护你们到底”

 

“谢师父”

 

从师父的书房走出来,我看到了在门口等待的辫儿哥,辫儿哥看着我欲言又止,满眼都是心疼,我淡淡一笑,随即说道

 

“放心,都会好的”

 

“何必呢”

 

“这不是应该的吗”

 

“傻孩子,有我呢”

 

“你把自己照顾好啊”

 

“有需要,我给你撑着”

 

……

 

回到家的晚上,我们几个按要求发了微博,如大家所料,黑评一波接一波,唯独尚九熙可以独善其身,这个一刻大家都明白了,从一开始这就是陷阱,他唯独就是想知道,我们会不会跳下去,他算准了我们重情义,也算准了我们的义无反顾,可他不明白的是,我的这份情谊早已不是最初的那份师兄情。

 

“旋儿,是你和师父说的”

 

 

“嗯”

 

“何必呢,真是个傻子”

 

“是啊,傻子一直记得答应过你什么”

 

“这也许会毁了你,你想过吗”

 

“没有,因为我只记得要保护你,其余的我不在乎那么多”

 

我年龄小,可我却有应有的担当,你也可以笑我傻,谁让我遇见你之后就再没有理智可言。

 

 


我给自己挖了个大坑


没错


就因为这张图

那时的我们把爱意藏在心里,隔着千山万水,只为两颗心能彼此依靠。


如今的我们不再躲在灯光暗淡处,我们有能力护着彼此,互相照耀,成为彼此身边最温暖的光。

【贤华】— 成真

飞机上的随想


我曾无数次幻想着给你带上红盖头的场景,当这一天到来之时我总怕是梦境,舞台上镇定却害羞的你,舞台下热情且激动的观众,那一刻似真似假,我借助各种方法判定是现实还是梦境,在掀起盖头的那一刻我“释然”了,无论是现实还是梦境,你我都是对方心中最爱,最为重要的人。


这次同台有着不同的意义,你我刚刚成为搭档不久,虽然我们默契使然,但是有多少人想看我们分开,我比谁都清楚,在报节目的时候我起了私心,只想在舞台上给你一个正式的承诺。趁着九队刚刚成立,我们也算是双喜临门。


我没有告诉你改节目单的想法,只是想在现场给你一个惊喜,我特意准备了新作的大褂,即便不是赤红之色可只要我的心意达到就足够。那件赤色的大褂放在师父师娘那里,想着在某个纪念日的时候送给你,我知道师父所作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你我,他知道我的软肋是你,只要你稍微受点伤害我便会变得强大。


这几年促进我成长的不止是关键,还有你,以及我对你的责任。


盖头盖在头上,四目相对,眼神里的爱意是藏不住的。我知道你想问我什么,我也知道你在担心和害怕什么,只是我眼神里的坚定让你不在害怕,从在一起的那刻起你就和我说过,我们是一体的,荣辱与共,之前是你来护着我,如今换我来护着你。


场下的观众情绪一直很高昂,尤其在拜堂的那个瞬间。那时我很庆幸我们没有生活在戏文里的年代,更没有经历过那十年的动乱,爱情最起码是可以获得尊重的。就像这块儿红盖头,盖在你的头上便是一辈子的承诺。


台上的时间有限,我们是演员总要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我多想在台上把自己所有想说的话都说出来,哪怕被这个世俗所不容,被观众错怪,辱骂,嘲笑,可我知道这是我必须要做的,现在不做迟早有一天也要将其放在明面上,我知道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可我愿意为你去尝试。


盖头挑起落下,我们拜过了天地,这是我给你的婚礼,虽然婚礼有些简陋,可我明白你要的不是形式,而是那份真实的踏实感。

【贤华】—— 家

从这篇开始有近10篇都是库存,所以没有时效性,介意的小伙伴别扔砖



这段时间对于秦霄贤和何九华来说整个世界都是昏暗的,铺天盖地的谩骂声压着他们喘不过气。难道真是他们的错?秦霄贤和何九华不止一次问自己,可是好像没有任何关系,如今发生的一切都不是他们所能左右的,没错,他们一个是霄字科的新秀,一个是九字科的宝藏,他们更加受人关注,而且他们之前都有自己的搭档,可事情就是那样翻转,就是那样发生了改变,凭什么要因此承受所有负面的消息。

 

“我累了”

 

“我想休息一段时间”

 

他们两个在不同地点,对着不同的人说道。

 

郭德纲和张云雷看着眼前瘦弱的男子,本想说几句严厉的话语,可当他们看到男子眼球布满着血丝,满脸胡茬憔悴的样子,所有的严厉和气氛顿时烟消云散。张云雷明白,郭德纲也明白,只是想借这个机会让眼前的他快速成长起来。只是他们也有些操之过急,秦霄贤没有张云雷扎实的功底,比起张云雷,秦霄贤要想让更多人接受还需再学习。可这个孩子成长的过程是真快,这是郭德纲没有预料到的,这孩子吃了多少苦他心里明白,如今遍体鳞伤实在难以承受才来和自己说。

 

“爸爸,让旋儿休息几天吧”

 

“好孩子,好好休息,别去想别去听”

 

“旋儿,爸爸说得对,回去吧”

 

“别跪着了,瞧瞧你瘦得,我看你跪着膝盖都磕地,你师娘炖了你爱吃的排骨,一会儿带回去,和九华一起吃”

 

“谢师父”

 

另一边,孟鹤堂和周九良陪着何九华喝着闷酒,他们本想劝几句可什么都说不出来,毕竟这个阶段好像是他们每个人都需要去经历的,只是和他们比起来,眼前的何九华所经历的他们无法感同身受,因此怎么劝,如何劝,他们不知道,所以以往热闹的酒局放到现在却如同一潭死水。

 

“怎么都不说话,说相声的人不说话,真奇怪”

 

何九华率先打破了僵局,想着活跃气氛

 

“说不出来,喝酒吧”

 

“孟哥说的对”

“九良,你真是到哪里都捧哏啊”

 

“对”

 

“大华,别喝了,我们送你回去”

 

“好,回去”

 

“九华,你现在住哪里”

 

“朝阳区XXX路XXX小区”

 

“这不是旋儿家吗”

 

“对啊,我们住一起”

 

“你什么时候搬过去的”

 

“好早了”

 

孟鹤堂和周九良没再多问,只想着先把何九华送回去,至于剩下的就让他们自己处理吧。凌晨的北京没有那么拥堵,没有几分钟的车程孟鹤堂就把何九华送了回去。何九华执意自己上楼,孟鹤堂便没再强求,看着他一走一晃的样子,有些心疼,又有些无奈。

 

何九华走到熟悉的门前,还没来得及输密码门就打开了,跌跌撞撞的就投入了那个熟悉的怀抱。

 

“怎么喝了这么多”

 

“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

 

两个人默契十足,就连说话都是同时

 

“我们定位共享”

 

“我以后不喝这么多了”

 

“谁送你回来的”

 

“孟哥送我回来的”

 

原来,我知道你要问什么,我也知道你有多担心我

 

“孟哥没问你怎么和我住一起了”

 

“我回家,哪有那么多理由”

 

“秦霄贤,我还没进家门”

 

“先不说了,进家”

 

原来我们想的什么都是一样的

 

进家后,何九华闻到了一阵香气

 

“你点外卖了”

 

“师娘给咱们的”

 

“我学做饭”

 

“我和师娘学做饭”

 

不再多言,因为我们太了解彼此。外面的流言蜚语又如何,有你有这个家就足够。



【贤华】— 不要考虑其他,做你自己就好


是上篇文章的延续


何九华在秦霄贤的怀抱里找到了安全感,他承认,秦霄贤是他最安全的港,他在秦霄贤面前不需要强装坚强,更不需要强颜欢笑,在他面前永远是最真实的他。这次,他是真的害怕,是真的想结束眼前的这一切,可他舍不得,舍不得那个温暖的怀抱,舍不得日夜陪伴在他身边的秦霄贤,别说他痴傻,爱一个人就是深入骨髓。也别说他胸无大志只沉迷于情爱,若无情爱这苦涩的生活如何调剂。


“旋儿,我好累,我该怎么做?我想了好多,可是事情发展的速度根本不由我控制,我想的太过美好,结果却发现我伤害了所有人,我当初是不是不该那样去做,不该去做那样的决定”


“别去想那么多,事情既然都发生了,那我们就去面对,有我在呢,我说过会陪着你,护着你,就不会食言”


“可是,你也被伤害了”


“比起你受到的那些伤害,我这些都不算什么”


“我要不要去……”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不要去做,你那样做已经挽回不了什么,说不定还会让现在的情形变得更糟”


“旋儿,这个局面是我造成的,我不做什么的话,心里难受”


“事情的发生不在于你一个人,不要把全部的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别让自己那么累”


“我不处理,事情不会越变越遭吗?”


“不要想那些,你想想你最近的身体状况,和这个比起来哪个更糟?所以你不要考虑其他,更不要去在意外界的声音,你做你自己就好,你本来就很累,还不让自己再开心些吗?”


“旋儿,我好累,你陪着我好不好”


“我陪着你呢,只是你不要推开我,就像把门上锁一样,要不是我找到钥匙,真不知道你还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


“以后不会了,你放心”


“不说了,我抱着你好好睡一觉,明天有什么我们再一起面对,我不会让别人欺负你,更不会让你受任何委屈”


…………


何九华不知道,在那天晚上秦霄贤就将那些黑号处理干净,秦霄贤不喜欢拿身份压人,也不喜欢用身份解决私人恩怨,可偏偏他们伤害的是何九华,是他最爱的人,既然这样,那别怪他心狠。


秦霄贤的柔情只针对一人,就是何九华。

【贤华】— 我在呢,别怕


何九华近来不敢面对所有人,他总觉得现在出现的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结果,七队因为他成员貌合神离,整个队的风评也大不如前,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当初所做的决定,做了这个决定,所有人都要替他买单,这个局面不是他想要看到的,可事实就摆在那里,他如何不去面对。


何九华把自己锁在家里,关闭了身边的电子设备,谁也联系不到他,他也不需要鼓起勇气去面对眼前的一切。34年,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的人生是失败的,之前因为受挫产生过类似的想法,可之前的每一次都被自己的乐观自信解决。这次,乐观和自信好像起不到作用,酒精起不到作用,尼古丁的味道起不到作用,要不试试安眠的?何九华拿着药品仔细端详着,渐渐好像失去了仅有的意识和灵魂,他被那些文字吸引着,也许是该到了解的时刻。


将药品倒在手上,一颗,两颗,三颗,四颗………二十,二十一………三十四,小时候喜欢吃糖,何九华为了多吃糖总会找些莫名的理由,今年几岁就吃几颗糖,放到现在也是一样


“今年几岁,就吃几颗“糖”,原来自己都34了”


何九华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看着水和“糖”自嘲地笑着,没想到到最后自己不过是一个最大的笑话。将糖送入口中,喝水送服,等待着……


一个下午过去


没有瞌睡,没有反应,没有难受,窗外的风光依旧是明媚的,周遭的一切也没有陌生,没有改变


何九华诧异着,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卧室的门被打开,来人是秦霄贤,这个家是他的,钥匙他都有,自己锁着门根本不管用。


秦霄贤进卧室后扫视了一周,看到了留下的半杯水和被打开的药瓶,秦霄贤没有说什么,只是坐在床沿上,将何九华楼在怀里,一点点顺着他柔顺的头发,没有急躁,没有宣泄,更没有暴躁


“是不是吃那个药了?”


“嗯,可我没事”


“没事就对了”


“为什么会这样”


“那些是消食片,我提前换了”


何九华探出头看着秦霄贤,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眼睛却暴露了他的委屈,泪水盈满眼眶的瞬间,秦霄贤再次将他搂回怀着


“别怕,我一直在,接下来的路我们一起走,答应要照顾你一生一世,怎么舍得让你面对这些……”


未完待续……



【贤华】—— 阴雨

灵感突发更新一篇

某些部分带入了自己的某些情感,不喜勿喷

 

一切都是阴沉沉的,结束了忙碌的工作看着周围的一切,好似是压抑的,也是颓废的。奶球和hello都没有心思打闹,邻居家的猫今天也没有挠玻璃,一切也是安安静静的。听点音乐,音乐或抒情或悲伤,真的是越听越消极。何九华第一次如此讨厌自己是双鱼座的,因为少了一个人,心里总是空落落的。有多久没有见到他了,说起来也不是很长,可对自己来说好像却是一个较长的轮回。

 

电话响了,看来电是周九良,周九良说做了葱油面给自己带来。何九华没有多说什么,挂了电话只是一味的摸着奶球,奶球此时也犯着懒不然才不会这样听话。也不知过了多久,门铃响了起来,家里的狗第一次对门铃的声音没有任何反应,何九华看着沙发上的两只狗,笑着无奈道

 

“原来你们也知道不是他”

 

打开门周九良提着保温饭盒,旁边还有孟鹤堂,何九华瞬间就明白了,送吃的还在其次,重要的是孟哥要和自己谈话,让二人进了家门,九良着急进厨房将葱油面放进碗里,还做了一个像样的摆盘

 

“趁热吃,凉了不好吃”

 

何九华拿起筷子简单吃了几口就把筷子放下了,这葱油面何九华有一日连吃了好几碗,那时周九良还嘲笑他,说他还好是吃不胖的体型,不然早就成了胖子。反观如今,却只能吃其中的三分之一

 

“你不吃了”

 

“嗯,饱了”

 

“你还没狗吃得多”

 

“真的吃饱了”

 

“所以说,旋儿那边还是没消息”

 

“什么消息也没有”

 

这话一说,又是一次沉默。孟鹤堂和周九良看着眼前的何九华,不知道该怎么劝,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只是知道秦霄贤不在他的身边,何九华整个人都没有了生气。

 

 

“九华,旋儿不在身边,你也要正常点啊”

 

“孟哥,我知道”

 

“知道,你就吃这些”

 

“我吃不下”

 

……

 

“那总不能一直这样吧”

 

“九良,我也不想”

 

……

 

“算了,说那么多也没用,九良我们走”

 

“孟哥,咱们就把九华一个人扔在这里”

 

“不然呢,走”

 

“不是,孟哥,你别着急走”

 

孟鹤堂和周九良的离开让屋子又恢复了最初的平静。何九华看着眼前的葱油面,拿筷子挑起又放下,放下又挑起,那时候师兄弟们都说何九华被秦霄贤吃定了,何九华却觉得谁都没有吃定谁,因为在他和秦霄贤看来,他们的爱情本就是相互的。

 

又不知过了多久,门铃再次响起,这次家里的两只狗狗有了反应,何九华抱着希望把门打开,看着心心念念的人站在自己面前,才感觉一颗心归位了。

 

“华儿,我回来了”

 

“嗯”

 

“我们有多久没见了”

 

“最起码一周的时间”    

 

“生我的气吗”

 

“生气”

 

“那为什么不向我发火”

 

“看到你就没气了”

 

……

 

谁吃定谁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双方心里都有眼前的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