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 William 兔

不想当班主任的兔子🐰

【老九门】【启月】——我在北平等你回来

“我在北平等你回来”

 

那是我和启山说得最后一句话,那时的我怎么会想到那时我们的诀别,我听他的话离开了长沙,回到了北平,北平的战事也很吃紧,可比起长沙那些年,再加上有新月饭店的保护,我也算过了相对安稳的日子。离开启山后的每一天,我总是夜不能寐,本来自己的身子就不好,如今又生在这乱世,丈夫保家卫国,父亲在敌后帮忙运物资,我守者这新月饭店,终于我的身子禁不住这消耗与摧残,即便八爷特意从长沙带来了珍贵的药物,我依旧没有明显的好转。在我离开的那个晚上,小葵和八爷陪着我,最后我只留了一句话,拖八爷告诉启山

 

“做他的女人,我不后悔”

 

我不知道这句话有没有带给启山,我只知自己化作一缕魂魄再次回到了熟悉的长沙,在那里没有他张启山的身影,我去了很多地方,也见证了他们的胜利,看了那么多悲欢离合,只有他我寻不到,最后我还是回到了北平。

 

看着北平改成了北京,看着北京见证了那么多历史,看着国家的复兴

 

“启山,这也是你所希望的吧”

 

再后来新月饭店不再拥有当年的辉煌,九门提督也成了历史上轻轻的一笔。我们的故事全部被画上了句号,那些传奇,那些故事,还有多少人记得,谁又能知道。天地恒常,唯人不能长久,这么多年看到的,听到的,都足以成为我心中最好的记忆,也许是时候该彻底离开这里,去我该去的地方。只是,我还想等等他,我等了他70多年,他该回来找我了

 

“新月,我来接你回家”

 

身后是他的声音,这个声音我一直期待着,可我知道他不在身边,我无数次的幻听,幻想,给了自己那么多机会,可结果都是希望换做失望。

 

可我还是想再看看,哪怕是最后一次

 

当我转过身,我真看到了启山,依旧是当年的模样,他牵着我的手回到了长沙,回到了那座大佛前,他没有骗我,他把我接回了家

 

只是回到了长沙

 

这一切全部结束了


【启月】【德云社】 —— 北平 / 北京(下)

梦幻联动

 

张启山睁开眼,眼前的景色好似在哪里见过,仔细看看,这里好像是新月饭店。只是这里改变了装饰,可基本的结构没有大的改变。突然一阵敲门声收回了他的思绪

 

“张先生,您的晚餐”

 

“请进来吧”

 

“张先生,这是我们东家特意为您准备的”

 

“你们东家是”

 

“尹女士”

 

“我能见见她吗”

 

“东家说,您用完晚餐在四层藏宝阁见面”

 

“藏宝阁?”

 

“是的,张先生请您慢用,我就不打扰了”

 

“好,麻烦你了”

 

藏宝阁,那里是张启山第一次见尹新月的地方。自从那次见面之后,新月就陪着他去长沙,当初曾答应她在北平补办一场婚礼,结果长沙的局势一直不稳定,日寇侵略,北平就成了遥不可及的地方,在奔赴前线的那天张启山准备把新月送回北平,还记得那日新月说要在北平等他回来,二人又如何依依不舍,那日的离别吻是最为苦涩的,新月的泪是苦的,他们的心也是苦的。直到时隔两月后的一次归家整顿,他才知道自己的妻子一直在长沙陪着他,那时她已经怀有身孕还为他操持着里里外外,也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她的身体无法更好的孕育腹中的孩子,到最后以21岁的年龄离开了自己。

 

难道这次,是重新的开始?

 

张启山用完晚饭换了身西装往藏宝阁走去,还记得第一次来这里,他如何小心翼翼,这次他不需要防着听奴和棍奴,更不需要借着《穆柯寨》踩着步点。每走一步,张启山就能想起当初的种种,藏宝阁的那抹绿裙,转进了他的心,从此他和尹新月再也无法分开。那时他怕自己不同的命格耽误她一辈子,可是感情和心骗不了自己,最终他还是屈服那强烈的感情。

 

和记忆中的场景一样,他打开藏宝阁的大门,依旧是那抹绿裙,依旧是那个人,依旧是那份爱。像那次一样,张启山和尹新月四目相对,只是那次的横眉冷对变成了满目柔情,许久不见的思念,郁结在心里的不舍与难过在这一刻都化作了最深的一吻。

 

“新月,我好想你”

 

“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还好,你回来了”

 

张启山和尹新月看着对方,生死离别之后还能再次相遇,是他们强求不来的。好在上苍给了他们新的机会,这次没有混乱的环境,没有九门的责任,更没有家国的矛盾。这次,他们只要好好爱着彼此就足够。

 

“新月,现在是什么时候”

 

“好像是2021年”

 

“这么多年过去了,好在我们没有变”

 

“那,回到了这里,是不是该给我补办婚礼啊”

 

“会不会有点麻烦,毕竟在这里我什么都没有”

 

“那有什么,我还是新月饭店的少东家,有我就够了”      

 

“好,小祖宗都依你”

 

“那么,陪我买戒指去”

 

“这里哪家珠宝行比较好”

 

“去什么珠宝行,去DR那里”

 

“DR?”

 

“嗯,男士一生仅能定制一枚”的DR钻戒”

 

“你听谁说的”

 

“这里的小情侣都这么说的,表示独一无二的”

 

“好,依你”

 

“那,买完戒指陪我去三庆园”

 

“三庆园又是什么”

 

“你知道吗,这里也有一个二爷,唱得也不错,相声说的也不错,人长得也不错,你陪我去看看”

 

“人长得也不错?”

 

“没你帅好吧”

 

“我倒要看看这个二爷好,还是二月红更高一筹”

 

“走”

 


【启月】- 北平/北京 (上)


别死

替她活着

做她一个人的张启山

上辈子我比你年轻

这辈子我想陪你老


张启山一直不承认尹新月离开的事实,新月离开是因为自己,那晚她为了等他回家足足在沙发上守了一夜,新月自嫁给张启山后,若没有张启山无法安睡,直到自己离开了人世。那晚新月怀着孩子,因为体寒的原因加上为张启山跳过棺材,身体一直不好,这孩子来得不容易,也时时刻刻准备要了她的命。齐铁嘴在新月怀有身孕的那一刻就已经知晓,这孩子和佛爷一样不一般,新月承受不住,孩子出生那日便是母亲离世之日。张启山不怕没有孩子,唯独害怕身边没有新月,就在解九爷将滑胎药代替成安胎药准备将其送到新月那里时,药却被吴老狗家的狗打翻,齐铁嘴眼看这一切心里了然,这都是天意,天意不可违。


那晚新月等张启山回家又受了寒,一时旧疾复发,又因为怀有身孕,二者只能保一个。那一刻九门之首的张启山也失去了理智,他不想新月离开,更知道这个孩子对于新月象征着什么。屋内是新月为生产而痛苦,屋外是无一敢吭声的九门。就在张启山做好决定准备告知西医的那一刻,新月执意将孩子留下,孩子平安出生,她留下的却是一副羸弱的身子。


最后屋内只留下张启山,新月看着眼前的人,用最后的力气说着


“夫君”


“启山”


“佛爷”


“爷”


“做你的女人我不后悔”


那是她留个张启山的最后一句话,张启山记得他们初见,为了不让她跟着来长沙,对她冷言冷语,那句


“做我的女人没有什么好下场”


被她轻松化解,如今一语成畿,新月为他跳了棺材续命,为了他屡次三番和陆建勋等人斗智斗勇,成婚后为了给他张家留下一脉香火,更是拿命去换,张启山承认,从一开始他便爱上了。可他怕,身玟穷奇身不由己,可他也希望有个人陪着他,冷冰冰的府邸要有人气,她就是。


张启山守了新月三天三夜,第三夜他让所有人都离开府邸,说是要陪着新月度过在家的最后一晚。也是那一晚,张启山的府邸失了火,火烧了整整一日,除了那尊大佛其余都化成了灰烬。只有张启山自己知道,那晚他们都换上了成婚那日的礼服,谁说张家人必会长生,只是没遇到那个愿意付出一切的女人罢了。


新月曲如眉,未有团愿意

……

两朵隔墙花,早晚成连理


下辈子,我还去北平找你

别忘了我

那个假的西北彭三鞭





可怜无定河边骨,

犹是春闺梦里人!

张启山一开始的小心翼翼,有爱不敢言,也许就是怕新月日后做着同样的梦。

写求婚场景的时候,无论文中的主角是谁,脑子里浮现的只有这段。意难平的启月夫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