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 William 兔

不想当班主任的兔子🐰

其实,怀念的不止是他们


还有当时的欢声笑语


以及能日日见到他的日子

【贤香】—碎碎念


煤气罐罐和电线杆子分开了


我的确没有想到贤香有一天会拆开,在我看来九香就是爸爸,宠着23的大儿子,看着他长大,进步,站上不同的舞台。


有人说,贤香分开是有预兆的


仔细想想,还真有点。老秦因为火接洽的工作愈发多样,九香只能按部就班或等待着,也许他们会因此而渐行渐远,不是情分,是工作与状态。


分开了,已成定局


煤气罐罐依旧是那个煤气罐罐,爱着他的“大儿子”,虽不能与他君临天下,却能陪他走过低谷,像白月光那样继续陪着他。


电线杆子也还是那个电线杆子,是煤气罐罐心中要宠着的人,是那个发烧不会照顾自己,低血糖犯了硬撑着演出的傻儿子。


“他有儿子,你儿子多大”


“我儿子23,摩羯座,1月5号生,属鼠的”


“没说我”


………


“老秦,什么时候开专场?”


“我们都是地产,开什么砖厂”


………


“孙九香,比我有钱,开现代上班,不像我,穷啊”


“你穷,我也想开个保时捷上班”


………


“孙宇航,孙宇航,嘟嘟,嘟嘟,别让我看见他,看见了我就qia si 他”


“那是你弟弟”


………


没能陪你走到最后,没能陪你到达巅峰,没能陪你站在北展说相声,只愿你越来越好,如果有人欺负你,我还是会站出来,哪怕又是停演21天,谁让你是我的“大儿子”,是我宠着的旋儿。


第一次商演,我陪着你,日后会有另一个人一直陪你走下去


秦霄贤  孙九香


下台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