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 William 兔

不想当班主任的兔子🐰

【贤华】—— 武馆里的秘密

自从秦霄贤去录制武馆节目后,何九华见秦霄贤的日子就愈发少了。对于何九华来说,武术那一套他完全不陌生,自己从小在胡同院子里长大,胡同院子里什么样的人没有,有当年的八旗后代,更有归隐在闹市的“侠客”,何九华见得多了,该学的也曾学过,舞剑和咏春便是其中的两项,如果不是后来去了中传,说了相声,现在的何九华很有可能靠这两项名扬天下。

 

秦霄贤在录制节目的间隙回了几次家,每次回家身上总是添着新伤,何九华看着他身上的这些伤心疼不已,涂药的动作也瞬间柔和了许多。那动作很轻柔,轻柔到像一片羽毛掠过,搞得秦霄贤心里也痒痒的,他很想让时间就定格在此刻,可如今的他哪有之前那般逍遥自在,于是略带不满的说道

 

“华儿,你还是下手重点吧,这样温温柔柔的我一点儿也不想去工作了,想想那些凶神恶煞我就害怕”

 

“这伤是谁弄得,还记得吗”

 

“还有谁,就是我昨天和你视频的时候,站在我旁边阴阳怪气的那位”

 

“我是奇怪,他和你无冤无仇的,何必下手这么重”

 

“我也奇怪,我们在对打的时候他下手明显和以往练习时的力度不一样,录制中间还中断了一次,因为编导都看不下去了,深怕我毁在他手上”

 

“行,我知道了”

 

“什么”

 

“没什么,明天我去探班可以吧”

 

“可以啊,不过明天还是和那个人一场,我不想让你看我狼狈的样子”

 

“无论你怎么样,在我心里都是英雄的模样”

 

听到这句话,秦霄贤心里只觉得温暖了许多,受伤又有什么要紧,身边有一个何九华对他而言就足够了。只是他能感觉到现在的何九华和之前不太一样,几句话看似云淡风轻,却总有中暗潮汹涌的感觉,秦霄贤说不出来这其中的种种滋味,只觉得事情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第二天节目录制,何九华趁着没人的时候进入了摄影棚,对他而言这里最熟悉不过,即便参与录制的人不是他,他也清楚棚内的设施摆放,以及人员安排。何九华没有去找秦霄贤,而是来到了私人休息室,找到了那个把自家小孩儿搞得一身伤的那位。

 

没有敲门,没有礼貌,何九华径直走到那人的休息室,那人正和自己的女友温存,面对何九华突如其来的闯入有些措手不及,本以为是自家不长眼的助理,看清来人有些错愕亦有些惊讶,他对何九华的印象只停留在那通视频上,毕竟他连德云社都没去过,更何况是相关的艺人,当初听到秦霄贤的名字他还百度了几次,美名其曰“知己知彼 百战百胜”,实则是为了掩盖自己的无知。看着眼前的人,他诧异又觉得有些讽刺,刚刚错愕的神态立马变成了鄙夷,在他看来,txl就是最恶心的。搂紧身边的女友,摸着对方的小脸,挑衅的说道

 

“论这滋味,还是男女之情要有滋味的多,我可没有那些歪心思”

 

“歪心思,这话是不是有失偏颇”

 

“是不是,你自己心里有数”

 

“我自然有数,现在请你的女人出去”

 

“做什么,我的女人只能听我的话”

 

“那就麻烦你让你的女人出去吧”

 

那人恋恋不舍得松开自己的女友,女孩刚出门,何九华就把房门悄悄锁上了。顷刻间,屋内传来了撕心裂肺的吼叫声,女孩儿在外边焦急的想进去查看男友的情况,可锁上的房门让她束手无措。无奈之下只好去找编导帮忙开门,摄影棚的结构有些复杂,等女孩儿找到编导的时候已经过去五分钟的时间,当她心急的将人们带到休息室,休息室的大门已经打开,里面的人却已经被打的鼻青眼肿,连站立都不稳。

 

屋外的人们看到这一幕,是又可怜他又想笑,毕竟这位从来不给工作人员好脸色,如今却被人打成这样,也算是因果轮回的报应。

 

至于在化妆间的秦霄贤,看到了他心心念念的华儿带着奶球和烤冷面来探班,在其他人眼中此时的何九华像一个小媳妇儿一般,等待着自己的另一半下班回家。

 

可只有秦霄贤看到了何九华眼睛里隐藏的狠厉

 

他知道

 

刚刚有个不长眼的

 

被四九城的何健收拾了

 

……

 

 


评论(6)

热度(119)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